皇冠代理

互联网原生态品牌扬名海外

    平台引导布局品牌化、本土化,互联网原生态品牌扬名海外,亚马逊全球开店中国数据显示,中国出口电商卖家在过去一年中品牌意识激增、品牌化进程持续加速,品牌出海为保障跨境电商长远发展积蓄新势能。
  2018年BrandZ中国出海品牌50强中, 所有的消费类品牌全部在亚马逊国际站点上有售。Anker(安克创新)、Yi(小蚁科技)、Ticwatch、小狗电器等互联网原生态品牌在内,借助互联网平台整合市场资源,打通营销渠道,从而在国际市场崭露头角。
  与此同时,美的、ECOVACS(科沃斯)、公牛、方太等家喻户晓的中国知名品牌以及宁波的天虹文具、乐歌、巨星等由传统制造商转型的品牌,也都通过平台积极布局全球市场,并取得不俗的发展。差异化选品,“千人千面”的购物体验成优势,速卖通相关负责人表示,运用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进行的差异化选品,是未来平台卖家为全球220多个国家20亿消费者打造“千人千面”购物体验的基础和关键。2018年对于跨境电商物流来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中国邮政终端费上调、瑞典等国开征VAT税、部分目的国加强对中国直发货物的审核、美国宣布退出万国邮联……以上种种,反映在跨境电商行业上就是:物流费用上升、物流时效波动较大。对此,包括亚马逊、Wish、速卖通、eBay等跨境电商平台在内,在完善物流信息提升海外消费者购物体验的同时,还积极探索与更多的物流商和资源渠道进行广泛的合作,满足卖家国内头程派送、跨境运输以及海外仓储、境外投递等本土化服务。
  聚焦2019年跨境电商行业走势:降本提效、分化运营风险深植品牌化
  当下,裁员风波、清库存、成本控制、精减主营产品线等现象,在互联网企业中蔓延。究其根本,卖家无一不是为了节约成本以便更好地“开源”,尽量减少单一站点波动给卖家带来的运营风险。聚焦2019年跨境电商如何破局、行业未来发展方向等关键问题,平台也围绕该核心议题给出了预判。进入2018年以来,尽管有限迁解禁等政策利好加持,但随着单车利润下滑以及线上电商的不断涌入,多地二手车市场近况堪忧。
  有二手车商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由于经营问题,目前其所处的二手车品牌卖场内很多二手车商普遍利润惨淡,且正以一年约一家店的速度被清退和洗牌。
  洗牌加剧商家叫苦
  一方面,去年前11个月,我国二手车市场交易量攀升至127.57万辆,同比增长达11.32%。业内专家为增速鼓与呼的同时普遍认为,二手车市场已步入发展快车道。
  另一方面,从《证券日报》记者的走访情况来看,国内各地无论是品牌专卖店,还是二手车市场,无一例外的车多人少,经营气氛冷清。在采访中,不少商户向记者抱怨去年生意难做,一些畅销的中低端车型销售困难,利润下滑严重。
  有二手车商李经理对记者表示,数据上全国二手车总交易量连年喜人,但落实到单店,二手车商并没有4S店在售车、售后、金融、保险等各个环节的盈利能力,再加上电商挤压,“仅凭单车差价过活,日子自然难过。”
  据李经理介绍,现在二手车平台的销量比例持续升高,已占据约10%的市场,各大平台通过不赚差价的轰炸式营销将更多个人用户吸引至平台卖车。在这种背景下,传统二手车销售利润日渐走低,行业的毛利平仅为3%-5%,“几乎不挣钱”。
  事实上,从2018年下半年起,李经理所在的二手车卖场投资人已转让经营权。“听说卖场的前期投资已经用尽,在没有追加投资的情况下,投资人已无力承担月均几十万元的场租费用。”而这已成为曾被一致看好的二手车线下品牌卖场的普遍现状。
  “从去年开始,经营中低端车,规模较小的夫妻店,日子大不如前。”有二手车卖场商户称,尤其去年初二手车电商的大举入市,几轮疯狂抢货过后,车源价格高出许多。同时,电商介入后过去稳赚的中介利润也被鲸吞殆尽。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把价格透明化了”。上述商户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以前的二手车市场上,车商首先会采取各种方式压价收车,之后通过修改里程数、换修问题部位、隐瞒车辆事故等方式低买高卖。“一辆三四成货色的旧车,整备一番后,卖七八成新车的价格是常事,其间差价巨大。”但现在随着行业越来越规范化、透明化,上述交易的空间和差价都在大幅收窄。
  此外,该商户告诉记者,过去二手车过户费一直是其赖以为继的收入大头,但经过这两年政策不断调整和区域内竞争放开,这项收入同样在大幅下降。“2008年每台车的过户费是1400块,现在已经掉到了300块。”
  在其他成本支出上,众所周知,由于土地价格上涨,二手车市场购地的资金压力陡增,随之导致商户租金成本也居高不下。尤其近年来为了抢车源,多数二手车销售公司都利用金融杠杆做大规模,使得负债率激增,甚至贷款额远高于自有资金。一旦市场下滑,金融机构缩贷停贷,就会出现倒闭潮。
  新车滞销挤压二手市场
  2018年车市寒潮逼人,为稳住市场,整车厂花样翻新,加快了改款频率,并加大降价幅度。集中上市的新车使得中低端的准现车定价一跌再跌,令二手车商们叫苦不迭。
  “半年到一年的准新车,以前是比较紧俏的。但去年下半年大家却不太敢收这种车,新车售价变动太快,准新车价格稳定不住,收车预期不乐观。”弘驿汽车管理公司总经理刘振平表示,下半年贸易关税问题也导致二手车周期压力变大。
  永达汽车二手车事业部总经理卫东则着眼于完整的产业生态的构建。他认为,未来二手车市场会出现非常大的分化,行业要洗牌,企业要转型。据其介绍,公司正独立孵化二手车业务板块,涉及全国零售连锁的商业模式;其次是前沿性业务板块,包括服务主机厂、大的机构和车队,帮助完成产业分析、管理。“这一块未来增速会非常大,也会产生非常稳定的批量二手车业务。”
  卫东的“野心”还不止如此。接下来他将继续联合全国知名的58同城二手车平台,实现各自智慧平台的互联互通,外部进行零售化的拓展和机构车辆的参与,以期保证30%以上的复合增长。
  骏威龙名车董事长兼总经理潘国光则利用“互联网+”手段,对业务进行改造。在他看来,未来二手车发展成本很重要。“我们原来做新车,现在做八年内的车;以前地段租金昂贵,现在选址降本后投入到互联网服务。2019年要生存的话,真正要降低成本,提高科学管理,提高转化率。”
  二手车发展道阻且长,除了来自市场本身的压力,二手车行业还面临政策层面的三座“大山”:税率、临时产权和限迁。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现行二手车税收政策制定于本世纪初,个人间交易、二手车个体工商户以及小微经纪公司免征增值税;二手车销售公司按照销售价2%缴纳增值税;二手车拍卖企业则按照拍卖成交价的4%缴纳增值税。不同主体之间不同的税率,使得个人间交易和小微经纪公司二手车交易受到鼓励,而公司化运营的二手车销售企业受到制约。
  其次还有临时产权问题。由于二手车没有商品属性,交易需要通过产权变更来完成,对正规企业来说,流通成本大、效率低,运营管理难度大、风险高,导致绝大多数二手车销售企业因而放弃二手车业务或者采取车辆过户到员工名下,资金通过个人账户划转的方式进行销售,导致二手车交易碎片化、实际税基减少、消费者权益保障难。与一批已经被淘汰出局的卖家相比,那些顺利渡过跨境电商行业“洗牌年”的卖家,回看平台政策变动所引发的蝴蝶效应,往往会不由自主的宽慰一句:“总归是活下来了”。
  可新的一年又接踵而至,各大出海平台将有哪些新动作的聚焦?卖家又该以何姿态正面迎接呢?回顾2018年主流平台热点议题:优胜劣汰是通用的生存法则总体环境乱中有序,害群之马依旧存在,总的而言,相较以往2018年跨境电商行业的市场乱象改善了不少,营商环境依旧可称得上是乱中有序,然而害群之马依旧存在,行业规范性有待提高。
  从亚马逊的“2.14封号事件”、Wish误导性产品政策的出台、速卖通发布“临时限制令(TRO)”开始官方品牌宣导到eBay专利描述(patent describes)功能的出台……一系列平台政策规范、规则严惩的背后,个别卖家的不当行为或可能是最直接的“导火索”,违规卖家最终也在引火自焚中遭平台肃清。
  新市场、新服务层出不穷,卖家基数持续扩大,早在几年前,就有业内人士预测“2018年,中国跨境电商从业者的数量将占到全球从业者总数的一半”。随着2018年跨境电商出口受国家政策关注与支持的影响,跨境电商出口的服务持续完善,已有人断言“截至2018年,全世界的跨境电商卖家,中国卖家占比或将过半”,卖家基数持续扩大。
  不难发现,这与各大平台的新业务有很大的关系:对于亚马逊全球开店而言,2018年重点在于帮助中国卖家持续对接全球资源,包括全球品牌推广和管理工具;此外,Amazon Business拓展了亚马逊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多个欧洲新站点,全球开店近期又新增了亚马逊中东、印度站点。Wish商户平台在巩固老用户的基础上持续在全球开展拉新活动,尤其是在拉美等新兴市场;且上线了EPC合并订单服务、深入推进物流渠道的线上化和平台化,孵化生成了Wish电商学院官网,深度服务Wish卖家。同样的,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做了五大战略方向的新升级,对几个国家进行重点运营,还专门组建了国家差异化的团队;一方面运用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帮助卖家差异化选品,另一方面精准优化语言和翻译工具助力海外市场深耕。2018年的eBay平台也推出了很多新功能吸引卖家的入驻,推出全新支付方案、收购Giosis日本业务、百强产业带扶持方案到携手跨境电商综试区,多维度丰富了卖家的营销体验。
  
  中国制造已经在全球市场取得越来越强的地位,国内各大品牌(含工厂转型品牌在内),在与其他海外品牌同台竞争中越来越占有优势地位,未来的出海优势也将越发显著。建议卖家通过大数据分析和个性化算法技术,挑选不同国家和区域所适用的商品类型,更精准地选品,制定服务、价格等相关策略;卖家也可结合平台技术团队,充分考虑用户的个性化特征、消费习惯以及不同的季节等,搭建算法模型。另一方面,也应精准优化语言和翻译,多维度提供最佳的购买服务,深入结合当地市场需求,通过本地化运营和服务,全面打开海外市场。